深受清朝乾嘉学派的影响
2020-07-18 08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、淮扬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李文才一直关注隋炀帝这个历史人物,他至今已经公开发表了15篇关于隋唐历史的论文,其中大部分论文是围绕隋炀帝杨广的,“我写的第一篇论文就是1995年发表的《隋炀帝之死江都之变》,我的观点是隋炀帝死亡不是乱兵哗变,而是预谋已久的政变。”18日下午,李文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对新发现的真正隋炀帝陵持存疑的意见,并向记者陈述了其中的多个疑点。

“按照皇帝的葬仪,在皇帝的墓穴中是不可能有墓志的,皇帝死,墓里只可以放金匮玉册,这是制度学上的基本常识,从秦始皇确立皇帝制度开始就这样实施了。不管唐朝统治者想如何贬低杨广,杨广也是皇帝。你按照‘帝礼’埋葬他,就不可能放一块墓志在里面。现在公布的情况认为墓志是‘铁证’,但在我看来,这恰恰是值得质疑的最大的问题。”

李文才认为:“对隋炀帝陵,从学术角度来讲,学者关注的很少,我们都知道隋炀帝死在这儿。真正找到隋炀帝,对于学术来讲又有什么意义?他就是一个简单的坟墓,和一般富贵人家的坟墓都比不上,这是一个个例。”

李文才认为,唐朝的官员都要通过科举考试才能做官,对封建礼仪制度必须非常熟悉,扬州地方官员既然接到了皇帝的诏令,就不可能如此草率地安葬隋炀帝,更不可能在墓中安放墓志铭。

李文才说:“就此推翻清朝阮元发现的隋炀帝陵是不科学的。阮元是一个大考据家,深受清朝乾嘉学派的影响,非常注重实地考察的,虽然我并不知道阮元如何考证,但他考据没有任何功利主义思想,下结论是非常谨慎的,现在把阮元的选址否定了,就过于轻率了。隋炀帝陵的规模如此小,根本不符合帝王的规制,虽然你可以说唐朝有意贬低他,但现在的墓穴中连棺椁都不存,是十分不合情理的。”

日前,知名作家马伯庸微博就隋炀帝陵提出疑问,“墓志记载‘隋大业十四年’等字样”,然而大业十三年李渊就拥立隋恭帝杨侑登基,遥尊杨广为太上皇,改元义宁。次年杨广死后,谥炀。既然墓上明写隋炀帝,不可能还用杨广的大业年号,就算不写武德元年,起码也得写义宁二年。”

记者发现,当年轰动全国的安阳曹操墓,也同样邀请刘庆柱前来论证,刘庆柱当时也认可曹操墓为真,可至今,对曹操墓仍有不少反对和质疑之声。 一位考古专家告诉记者说,从宋齐梁陈到隋朝,帝陵的规模都不大,况且,隋炀帝是被叛军所杀,尽管萧后还活着,但毕竟是前朝皇帝,规格不会那么高。专家说,南朝时期只有齐朝有帝陵,齐景帝是齐国最盛时期,但齐景帝的修安陵尺寸为长9.4米、宽4.9米;齐明帝兴安陵墓长8.94米、宽5.3米。在陕西潼关,一个疑似杨广哥哥杨勇的墓葬,也长5.72米、宽5.94米,与隋炀帝陵的墓室规模相仿。根据已知的考古资料,只要达到宽5米、进深8米的尺寸,就符合隋炀帝陵的规格。

李文才称,事实上,唐朝何时给杨广赠封“炀”这个谥号,在史学界依然有很多疑问。“我们首先要明确唐朝史臣给杨广的谥号时间是什么时候,究竟是在大业十四年,李渊登基时就给杨广定的谥号,还是唐太宗贞观十年,修订《隋书》时给杨广定的谥号,这个问题本身就有待于考证。如果是贞观十年才给杨广赠谥,而当时杨广早已下葬,那这个墓志铭显然是伪造的。”

这条微博在网上纷纷被转载,网友观点不一。而新发现真正隋炀帝陵的消息这几天逐渐在学术界发酵,记者发现,学者对此已存在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。怀疑派认为,新隋炀帝陵目前仍存诸多疑点,按照封建制度,隋炀帝墓中不可能有墓志,而应该是金匮玉册。力挺派则坚称,墓志风化严重,可信度极高,不可能造假。

李文才表示,在这次的考古发现中,最令他匪夷所思的是,居然在墓葬中发现了墓志。

对于这次隋炀帝陵的发掘工作,李文才始终认为,“考古部门这次宣布还是太早了一点,太匆忙就下了结论。”

李文才称,就算退一步讲,当时的唐朝政府真的为隋炀帝撰写了墓志,这篇墓志中也存在至少两处纰漏。首先,墓志中“隨故煬帝墓誌”的“隨”字使用不符合常识,李文才说,北周时期,杨坚被封为“隨国公”,当时这个字确实是有走之底。但隋文帝杨坚称帝后,觉得带走之底的‘隨’字不吉利,就将其改为“隋”,定为国号。“隋”字到杨广去世时已经沿用37年,这是上自文武百官、下至平头百姓都熟知的国号,怎么可能会在杨广死后,突然又将“隋”字改成之前的“隨”?李文才坦言,这是他无法理解的,也是不合常理的。另外,墓志中还记载,“帝崩于……”李文才认为,“于”字也有问题,隋唐碑文中,“于”字通常写成“於”,“于”通常只用在姓氏。

对于其他学者的质疑,一位参与了专家论证会的专家一笑了之,他说,这个墓没有问题。另据《现代快报》报道,南京学者薛冰认为,墓志不可能造假,因为从风化程度来看,墓志应该年代很久远了。而且墓志不可能造假的,因为墓志并不值钱。而另一位考古学者则表示,就参与此次论证会的专家水平来说,新发现陵墓为隋炀帝陵的可信度是非常高的,“刘庆柱是汉唐研究方面的顶级考古学者,他的结论应该可靠。”

与此同时,李文才十分认同马伯庸的观点。李文才说:“众所周知,隋炀帝使用的是大业年号,但在大业十三年,李渊就带兵打进长安,尊代王杨侑为皇帝,遥尊杨广为太上皇,控制住了隋朝政权,当时就把年号改为‘义宁’,杨广死亡的618年为义宁二年、而非大业十四年,如果隋炀帝陵真正是奉唐朝政府之旨改葬,那么墓志铭上绝不可能写大业的年号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bkz.com.cn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勺等拙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qbkz.com.cn版权所有